时时彩平台

当前位置 时时彩平台 >> 经验技艺 >> 正文
代芙蓉:老理发店盘出新花样

 

 

    49岁的代芙蓉干理发已经32个年头了。自上世纪80年代中期进入“长生堂”以来,她不但保住了这块有94年历

史的招牌,还使它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。           记者詹松摄    记者汪健   通讯员李旺林

    由“恨”到爱 女儿接过父母的剪刀

    代芙蓉的父母干了一辈子理发。孩提时代的她对理发没什么好印象,因为父母太忙,全家很少有团圆的时候,甚至大年三十的年饭都要等到晚上12点以后才吃。她对自己说:“长大了做什么都可以,就是不做理发这一行。”

    富于戏剧性的是,她长大后竟然爱上了这个行业。“在爸妈工作的店里,经常看到原本形象很邋遢的人,经他们一番整理,马上面貌一新,顾客这时总会说一大堆感谢的话。时间长了,我觉得做这一行还是很有成就感的”。

    1973年高中毕业后,有人给她推荐粮店、煤店、菜场的工作(这在当时是很吃香的工作),但她执意接过了父母的剪刀。

    首次理发 挤出顾客的“眼珠子”

    代芙蓉被分到惠济路理发店当学徒工。理发这一行,要求做满三年学徒才能给顾客理发。但她一直刻苦学习、腿脚勤快,深得师傅的赏识,一年半就过了关。

    不料初次上阵,她就闹了个大笑话。在给客人刮脸时,她按标准动作按住客人的眼睑,准备修理客人的眉毛。哪知手上刚一用劲,客人的“眼珠子”竟给挤出来了。吓得她丢下工具,跑去找师傅,边跑边叫着“不得了了,师傅,客人的眼珠子被我抠出来了!”后来才知道,这位顾客戴着一只义眼。

    没过几天,她又把一个客人蓄了30年的胡子给刮了(事先问都没问一声)。客人顿时跳了起来,要代芙蓉赔他的胡子。原来,客人解放前曾碰上抓壮丁的,因为他蓄了把胡子,对方以为他很老,就没抓他,他从此把胡子看得跟命一样。后来,主任给客人赔了4个小时的礼,才把他安抚下来。

    经历了这些事后,代芙蓉才明白了,理发不仅仅是要有一手好活,还要懂得民俗、医学、社会等诸多学问。她开始了新一轮学习,理发水平也快速提高,1979年,她提前一年被提为理发师,成为店里的中坚人才。

    初担大任 “特级特价”抓住高端客户

    1985年,她被调到长生堂任副经理。为这事她还哭了一场,“说是一个理发店,就是一栋80平方米的破木楼”。

    当时,这家店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,老的理发师都快到退休的年纪,年轻的一排,有技术的不愿来,留下的根本当不了大任。经理已是50多岁的人了,没有精力管店了,基本上靠她一人支撑。

    时值个体理发店蓬勃发展的时期,国营理发店明显缺乏竞争力。代芙蓉认为,“个体理发店之所以有活力,就是他们有良好的分配机制”。有了好的机制,创新和设备更新就不是问题了。她首先按国家技工标准,自创了内部技术标准,将店里职工分成一、二级和特级技师,依据级别不同发不同的工资,奖金按各人绩效发放。

    在营销方面,她发现三资企业的员工已成新的消费力量,其工资要比一般工人高出三四倍,而为他们服务的理发店还不成气候。为此,她从上海引进四个技术骨干组建一个“理发设计室”,只为有相当消费能力的客人服务。为了体现档次,这个区用的设备和洗发、烫发液都是进口货,在空调还只有进口货时,她花了好几千元买了一台。当然理发价格也比一般店高出一大截,别人烫发还在8元时,他们的收费已到25元。

    一连串的大胆创新,不仅让店里职工目瞪口呆,还惊动了物价局,因为这么高的定价,武汉市还没出现过。为此物价局为他们专门开了一次会,最后物价局为他们特批了个“特级特价”的标准。

    开业后的情形,证明了代芙蓉的敏锐眼光。高级区的四名职工整天忙得停不了手,想理发的人要提前几天预约才能行。当同行蜂拥而至时,长生堂早已抓住了高端客户这个市场。

    异地考察 老店再出鲜招

    后来,主管部门为做大武汉国有理发店,将武汉14家理发店合并在一起,组成“长生堂”美发有限公司。到2000年,长生堂实行股份制改造,14家理发店再次分开。代芙蓉出任长生堂理发总店经理(其他店不再称“长生堂”)。

    长生堂一贯以高端消费群为目标客户,但当时做高端客户的理发店已经很多,长生堂如何才能胜出?代芙蓉带队到广东、上海等美发业前沿地区考察。在上海一家美发店里,她找到了答案。该店以35岁以上成功人士为主要服务对象,他们为每一个客户建立服务档案,所有会员顾客都要记录职业类别、发质、适合药水的色号及每次理发详细资料等;每个客人都有一套自己的理发用具及发型顾问;为他们设计的发型也以成熟、稳重为主。“那种理发店武汉当时还很难找到”。

    回到武汉,她立即着手改建长生堂。以35岁以上成功者为目标群体,设计发型强调高雅、端庄。每个客人都有一套专用器具,每用一次就消毒,并将洗发区、理发区按人分成各个独立区域。改选后的长生堂生意马上发生变化,来申请成为会员的客户稳步增加。

    收购连锁 “仿古店”焕发生机

    2002年,长生堂开始酝酿连锁。惠济路一家国营理发店主动找上门来,希望长生堂能收购他们。

    代芙蓉第一次到该店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“与其说是一家理发店,不如说它更像一间理发用品陈列室。”他们使用的理发器具居然还是上世纪80年代的产品,卷发用的卷筒还是“竹杠”,三十多岁的职工就开始等着退休回家。

    但她却看出了机会,“这家店靠近政府机关,老干部们大多喜欢这种‘仿古店’,而这类顾客群也与长生堂目标群相同,应该能改造成功”。

    接下这家店后,代芙蓉首先对理发设备来了个彻底改造,然后邀集该店老顾客开了一次联谊会,和他们一起唱歌、谈心,介绍长生堂的新服务。这次感情投资很见效,不但老顾客没有流失,还为他们带来一群新顾客。改造不到三个月,生意就翻了三倍。

    眼下,信心十足的代芙蓉准备在年内再收购几家理发店,把长生堂这个老字号,打造成武汉一流的美容美发企业。